去年“雙11”,阿里巴巴集團創造了一天571億元的銷售奇跡,但馬雲擔心假貨將是阿里巴巴未來30年的最大挑戰。

在電商平台上看見100元的“耐克鞋”、1000元的“愛馬仕包”你敢不敢買? 馬雲曾公開表示阿里巴巴會嚴肅地對待假貨,採取所有的方法去打擊假貨。 其實,阿里藉由X光掃描出偽造假貨品DNA,給各地的公安機關提供了不少破案的線索。

案件回溯到2014年6月。世界盃的火熱帶動了運動品牌的熱銷,尤其是球衣。阿里方面加強了這些產品的篩查,後台的監控模型把每個商品的價格資料、投訴資料、商品描述資料納入監控,每分鐘就跟X光似的掃描一遍。其中,有幾家店鋪的品牌球衣資訊異常,被系統識別為可疑。阿里方面根據系統識別的帳號,分別進入店鋪審查,發現這些商品描述中含糊品牌,實物照片也都沒有正面圖像,有些把品牌剪標,打上馬賽克。

阿里大數據內部人士表示,“我們通過智慧圖像識別、資料抓取與交叉分析、智慧追蹤、大資料建模系統等技術,將偽貨品從10億量級的線上商品中撈取出來。” 據悉,淘寶收集的各類違規假貨的圖庫約100萬,系統每天調用超過3億次,通過識別圖片中商品的品牌,判斷商品真偽。這些模型對淘寶數百萬賣家進行即時評分,識別出具有賣假貨風險的高危用戶和售假團夥。

 

阿里與LV品牌合作打擊假貨
阿里與LV品牌合作打擊假貨

假貨也有DNA追溯?

為了一探究竟,阿里的志願買手買下嫌疑店鋪的服裝後交由品牌方驗貨,最終品牌方鑒定全部是假貨。與此同時,阿里方面根據交易關聯等資訊,發現其中多個店鋪的帳號往來密切,經過進一步梳理查驗,發現這背後很可能是兩個線下售假團夥。

為了找出售假團夥總部,阿里沒有進行簡單的封店操作,而是鎖定了嫌疑人帳號繼續調查。最終鎖定了嫌疑人所在區域是廣州越秀區,並查到了嫌疑人的確切發貨位址,但此時仍不能確定嫌疑人的具體身份。

於是,阿里FBI調查局開始調用DNA認證系統。這聽起來很奇怪,DNA常常是電影裡用來做親子鑒定的,假貨也能追溯DNA?阿里巴巴安全部總監倪良表示,網店名字、ID可以多個註冊,但是每個人的身份證號只有一個。在註冊開淘寶店的時候,會經過18道審核,要求店主不但要上傳手持身份證的照片,還要手持當天報紙(以防止使用買來或盜來圖片)。這樣的DNA系統可以對那些作弊者追根溯源。在確定了團夥位置、主犯身份後,阿里方面聯繫了廣州越秀區警方。

阿里打假兩年花10億

雖然大資料打假看起來很酷,但是花費不菲。 阿里巴巴首席風險官邵曉鋒公佈,阿里近兩年在消費者保障及打假的投入已經超10億元。去年前三季度,阿里配合品牌權利人年處理600萬條侵權商品連結,配合各級行政執法部門,辦理侵犯智慧財產權案件1000餘起,抓獲犯罪嫌疑人近400人,涉案金額近6億元。

根據羊城晚報記者詢問,阿里目前投入在消費者保障及打假方面的員工超過2000人,阿里FBI調查局涵蓋安全技術、資料採擷、專案打擊、品牌合作、消費者保障、投訴受理等數十項職能。此外,阿里還招募了5400多人的志願者隊伍,負責配合進行日常線上巡查和抽檢等。

阿里還建立了智慧財產權線上維權通道,“IPR投訴平台”,目前已經有超過5.6萬權利人註冊使用。去年前三季度,該系統共受理了各類權利人投訴近54萬單,刪除近600萬件涉嫌侵犯商標權、著作權及專利權的商品。

線下打假仍有難度

隨著技術排查能力的升級,售假者也在不斷變換手法。“大資料打假系統是在不斷進化的,隨著資料的豐富變得越來越聰明,但是售假也在不斷找空子鑽。”倪良表示,“今天最大的挑戰,不只是在網上發現假貨,而是怎麼鎖定假貨背後的人,否則你今天把他的淘寶店關了,明天他換個馬甲又冒出來了。”

邵曉峰表示,大資料智慧識別原理不能全部公佈,售假賣家也在規避被發現的手段。即使阿里通過大資料發現了賣家在涉假,要想證明對方真的是在售假,不一定能拿出證據。“這裡面涉及到很多複雜的東西,攻防雙方是在不斷博弈的。”邵曉鋒表示,不排除在將來發佈“全國線下假貨分佈及流通地圖”,並對重點區域、類目等資訊進行注明,輸出線下假貨製造流通路徑資料給相關合作部門,跟各地政府一起尋求幫助假貨製造商轉型的治理方法。

來源:羊城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