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派口紅Bite Lip Lab 讓你親手調製一支專屬口紅

訂製不只是在高級服飾上,近年來隨著個人化意識形態的覺醒,從生活中所用到的包袋、家具、車子、手機都充滿濃厚的個人化風格。現在連女性朋友每天必抹的口紅也有品牌推出「自己親手調製」的方式,Bite Beauty 讓喜歡購買口紅的你可以親手調一支你的專屬口紅,從顏色、質地到香味,由你決定,真令人感到好奇啊!

Bite Beauty是加拿大美妝品牌,只賣唇部產品,最近在美國加州新開了一個 Lip Lab。在這個像沙龍一樣的店裡,你可以親自動手調製自己心目中的口紅,包括選擇口紅的顏色、質地、香味。並且你能全程觀摩口紅的製作,然後現場取貨。更有趣的是,Bite Beauty 可以記錄下你創造的“配方”,給你頒發證書。

強調天然可食用材質製作成口紅,成為 BiteLipLab 的品牌特色。

顏色產生的能量因人而異,所以要調製出適合自己膚色的專屬口紅。

Bite Beauty 的創始人 Susanne Langmuir 說「化妝品的購物體驗都很同質化,而我們的做法很獨特,也能讓消費者買到符合她們心意的產品。」 Bite Beauty 只賣口紅、唇膏和唇膜等唇部產品,也開發過同時可用作眼影和胭脂的多功能口紅 The Multistick。這個化妝品品牌的另外一個特色是,原料純天然,還可食用。

BiteLipLab 口紅製作實驗室

 

Bite Beauty 成品口紅的售價在 18—24 美元之間。參與 Lip Lab 的口紅製作需提前預約,55 美元能訂制一支口紅,80 美元則能做兩支口紅。

 


失敗創業經驗 讓她越挫越勇

Susanne Langmuir在經營 Bite Beauty 之前,曾有兩段失敗的創業經驗。18 年前,她也曾用“純天然”的概念開發過一款精油,但並沒有成功。她認為她也沒能讓消費者明白“為什麼要往臉上抹油”,改變大多數人的觀點。而後她又在多倫多開過一個香水店,無奈也面臨與房東的糾紛沒過多久香水店也關門了。

“這些事都需要抱有極大的熱情。前兩次的失敗都是教訓,你總覺得你有一個很好的創意,也有足夠的啟動資金,但就是做不成器。” Susanne Langmuir 說。

後來,她的注意力又轉移到了口紅上,她認為口紅全世界女人的共同語言。不過最初的想法並不是很成熟。

Susanne Langmuir 拿她的 Bite Me和有機概念找到了Sephora 絲芙蘭。絲芙蘭和她商量,最後確定 Bite Beauty 的產品開發將只關注唇部產品。雙方達成的共識還包括,不會讓這個品牌與麥片相關,也不去做那種“鬆脆”的食物概念,因為這些美學概念都不能在化妝品市場上活下來

“如果我們真的能在一個全世界女性消費者都熱愛的一個品類有所長,這會是一個好機會。” Susanne Langmuir 說。

這次 Bite Beauty 的方向走對了,再加上有Sephora絲芙蘭這個販售通路,逐漸在市場上打開知名度。2014 年,LVMH 集團旗下的美妝孵化器 Kendo 買下了 Bite Beauty。

2013 年,Bite Beauty 在紐約有了實體店,這也是它的第一個 Lip Lab。 在店內,既可以購買它的產品,也提供給消費者訂做口紅的空間。除了紐約店,Bite Beauty 隨後在舊金山與Santa Clara還各有一家 Lip Lab。

目前幾家店都運營得不錯,擁有專門的零售團隊,同時,Bite Beauty 在紐約的門市也成為一個旅遊推薦去處,充分發揮了體驗經濟學,品牌與使用者保持一種良好的互動的關係。

圖文 / bitebeauty.com、wwd.com、fashionista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