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又一個品牌向高級訂製領域靠攏——義大利品牌Fendi在其2015秋冬發佈會期間放出消息,將於2015年6月在巴黎高級訂製時裝週期間,推出品牌發展史上首個高級訂製系列,當然,該系列的主要材質仍然是品牌標誌性的毛皮。

Fendi是繼Jean Paul Gaultier、Viktor &Rolf放棄高級成衣專心設計高級訂製,以及Givenchy有意重回高級訂製舞臺之後的又一個與“高級訂製”扯上關係的品牌,他們的專注與回歸給高級訂製帶來了新的轉機。

Couture-Spring-Summer-2015-3Versace-Paris-Haute-Couture-Spring-Summer-2015-6

藝術與商業的兼得

在很多人看來,或許一件費時的高級訂製時裝遠不如設計一件可以成批量生産的暢銷成衣賺錢,那麼為什麼這些品牌還要走一條並不平坦的路呢?不妨來看看品牌掌舵人的解釋。Jean Paul Gaultier在宣佈停止成衣線之後發出的通告中是這樣説的:“長期以來,是高級訂製叫我能充分表達自己的創意與實驗思維,在它上面我尋得了真正的滿足。與此同時,成衣業務的發展卻是多有考慮,商業上的限制以及成衣系列推出速度的不斷加快,不再為一位設計師留下充裕的思考和創新的空間。”

Viktor &Rolf品牌的設計師Viktor Horsting和Rolf Snoeren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成衣産業的快節奏、期限和激烈競爭使他們的創意受限,放棄成衣他們能夠把更多的時間和重心放在藝術的根基上,以真正的時尚與外界交流。

每一個設計師都有一個藝術夢,很顯然,處於時裝金字塔尖、凝聚了服裝布料、設計和製作工藝精華的高級訂製可以實現他們的夢想。當然,夢想需要現實的支撐,如果高級訂製不賺錢,這種藝術之夢也很難延續下去,Chriatian Lacroix的破産就是個明顯的例證。不過如今,有不少仍然堅持在高級訂製領域,並且與時俱進的高級訂製品牌以實際行動表明:做高級訂製也可以賺錢!而不僅僅是為了鞏固和拓展品牌的形象。

最明顯的兩個代表品牌是Dior和Chanel。搜索Dior的財務簡報,就可以看出其高級訂製系列的增長幅度不可小覷,據其高訂系列的主管Catherine Rivire透露,Raf Simons執掌Dior後的第一個高訂系列,就比之前的銷售情況要好得多,幾乎達到了兩位數的增長幅度,並且一度呈現出供不應求的狀況。

chanel couture 04072015 1 Chanel-Paris-04072015 2

Chanel因為保持家族控股,並且未公開上市,所以其銷售業績和商業規劃一直都顯得很神秘。但通過品牌每年堅持兩季在高級訂製時裝周上發佈時裝秀,以及在“手工工坊”運作上的大手筆,就可以看出其對高級訂製的重視程度。自1984年以來,Chanel將法國最拔尖的十幾家手工作坊陸續攬入旗下,就在去年,還收購了一家粗花呢的手工企業。

Chanel在幫助這些日漸萎縮的手工産業維繫下去的同時,也依靠它們巧奪天工的手藝來維繫品牌的精美設計。當然,其他品牌時裝上的一些精美的刺繡或者紐扣,也有可能出自Chanel掌控下的各個手工坊。在精明商人的運營之下,賺錢並不是一件難事。如果不是嘗到了高級訂製帶來的甜頭,一個品牌是不會下大力氣做這麼一件事的。

再説説Givenchy,雖然從2010年開始就已經缺席高級訂製時裝秀,僅舉辦一隻面對邀請客戶和媒體的靜態展,並從2012年開始,為了拓展在高級成衣領域的發展,暫停了訂製系列。但其高級訂製業務並沒有停止,很多明星出席各種紅毯活動時還是喜歡選擇Givenchy,Madonna、Julia Roberts、Naomi Watts、Rooney Mara、Lorraine Schwartz、Beyonce,以及中國的李宇春、Angelababy等都是其忠實“粉絲”。

也就是説,雖然在高級秀場上見不到Givenchy的影子,但這些明星的青睞,令Givenchy始終沒有離開過人們的視線。之所以有意重新回歸秀場,説明其品牌領導者還是看好高定市場,畢竟商人不會碰觸沒有商業利潤的遊戲。

自由的高級訂製

在幾年前,大多數品牌的高級訂製系列還僅僅是項面子工程,即為品牌樹立良好的形象,從而促進成衣、配件、香水、珠寶等産品線的盈利。為什麼在短短幾年間,又再度如其産生之時一樣,成為吸金的工具呢?

這不得不提到革新的力量。眾所週知,在150多年前那個特定的年代,高級訂製面對的都是歐洲的皇親國戚,這些王公貴族以及他們的老婆孩子經常參加各種隆重的派對,於是彰顯身份的高級訂製服裝成為首選。由於多為隆重的場合設計,所以凝聚了心血和汗水的高級訂製服裝的實穿度並不高。

現在,高級訂製的顧客仍然非富即貴,但高級定制服裝的形式卻不斷與市場接軌,出現了新的面貌。在設計師們的演繹下,高級定制時裝的場合大大拓寬,已不再僅僅是各種隆重派對上才可出現,只要你願意並且能夠買得起,就可以將高級訂製穿在任何一個場合——高級訂製就是生活中所穿的時裝,所以其設計也越來越實穿。

Chanel高級訂製時裝秀中的粗花呢套裝和成衣發佈中的套裝用肉眼已經看不出什麼分別,甚至連運動鞋都步入了高級時裝的殿堂,並由此引發了一場“球鞋帶來的革命”。 Raf Simons接掌Dior後的高級訂製時裝同樣非常簡潔實穿,與John Galliano時代的誇張戲劇化設計大相徑庭。在其入主品牌的第一季高級定制發佈時,很多人甚至有些難以接受,那些簡約到不能再簡單的作品真的是高級訂製嗎?然而偏偏是這樣的設計受到消費者的歡迎,其蒙田大街高級訂製工作室的生産速度甚至趕不上訂單飛來的速度,品牌財報中兩位數的增長速度已經説明瞭一切。

dior-haute-couture-2015dior-haute- 2015 2

從某種程度上説,這些品牌就是時尚的拓荒者,再高尚的藝術只有得到賞識才能具有生命力,更不用説具有使用價值的高級訂製時裝了。“高級訂製不是只能在特定場合穿著的嚴肅服飾,我不喜歡那樣。我認為,無論從心理上還是感情上,它應該和成衣一樣容易觸碰到,生産設計出來就是為了讓女人穿去享受的。這是關於現代女性與時裝的關係、她的生活方式、體驗文化的心理學。”

Raf Simons的這段話解釋出了Dior高級定制的隨意性,而他所倡導的這種“自由的高級訂製”也是當今時代高級訂製舞臺的主旋律。放眼巴黎高級訂製時裝周上的其他品牌,絕大多數的高級定制時裝都是可以穿到生活中去的。就拿2015春夏系列來説,Giorgio Armani Prive低調不乏奢華的高級訂製套裝無疑是職場女性的最佳選擇,無論是上班還是商業談判,抑或是參加雞尾酒會,都可以從中找到合適的設計;Bouchra Jarrar雖然增添了紅毯禮服系列,但多數設計還是生活中所穿的單品;Jean Paul Gaultier的設計要誇張些,但都還保持在其為“老熟女們約會下一個青春美少男設計”的新定位下;死而復生的Schiaparelli同樣以生活為主軸進行設計,而不再僅僅瞄準隆重的晚間場合。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高級訂製設計越來越實穿,所以也越來越容易搭配,如果穿著者具有足夠的智慧,可以將一件高級訂製時裝穿搭出多個時尚造型,塑造出各種時尚感覺。這樣易於變化的搭配方式與時下快節奏的生活方式相吻合,從這個意義上説,高價錢花的是值得的,所以受到富人們的追捧也是意料之中的。

如今,包括做得風生水起的Dior和Chanel,以及新近把目光鎖定在高級訂製的其他品牌,都對高級訂製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信心。誠如Fendi總裁兼首席執行官Pietro Beccari所説:“高級訂製系列不但鞏固傳統,擴大我們的能力才幹,還給我們一個機會去嘗試,就如同時裝是一個實驗的平臺。”

Christian-Dior-Spring-2015-Couture-4Dior-Spring-2015-Couture3

沒錯,革新本身就是一場實驗,只有在實驗中才能發現真理,發現消費者的需求,進而有機會獲得美好的未來。

Source:服裝時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