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濟發達的歐美國家,H&M、Gap、Zara等廉價時尚品牌早已搶佔了市場:它們的身影無所不在,哪有人流,哪就有鋪面。憑藉龐大的消費群體和中低端消費市場,這些企業迅速升值,並且不斷的縮短其産品更新週期——H&M只需二十多天就可以換一批最新設計的衣物出售。

03162015 1 pic

隨著全球化進程的加快,快時尚逐漸將戰場從發達國家轉向人口基數龐大的發展中國家時,當人們欣然購買流水線作業和廉價勞動力所帶來的所謂“物美價廉”的時尚産品時,快時尚背後隱藏的高昂代價也逐漸走近……

 快時尚:真的物美價廉嗎?

快時尚的迅猛發展得益於其日益縮短的製作週期和走低的産品價格,為了達到最大效益,快時尚數度轉嫁勞動成本,不斷的將工廠遷移到勞動力價格更低廉的地區:從歐美到中國、墨西哥,不久又再轉到柬埔寨、孟加拉國、巴基斯坦等地。然而,這種成本轉嫁並非是沒有代價的,它犧牲勞動力教育程度和衣物的製作精細度以壓低價格,從而更多的消費者願意購買這些産品。

此外,在高強度、短週期的時裝生産過程中,其産品不但面臨著品質不過關的窘境,還存在更大的隱患—染料污染。紐約時報在一篇關於衣物的文章中稱,我們在市面上購買的衣物,尤其是快時尚品牌的衣物,由於製作週期過短,晾曬時間不足,往往殘留鉛污染。長期穿著含鉛衣物使得鉛堆積在人體體內,産生負面影響。這些堆積在骨頭裏的鉛會在女性孕期釋放出來,同時損害孕婦的生理機能及胚胎的發育。此外,它還會提高穿著者不孕不育、中風及得高血壓的幾率。

快時尚:真的對社會有利無害?

有人認為,雖然快時尚在衣物品質方面為人詬病,但在促進經濟發展和市場繁榮方面具有極大的推動作用。快時尚真的對社會有利無害嗎?

美國Greenpeace期刊刊登了一篇關於于2012年4月對29個國家和地區的快時尚品牌衣服的調查報告。調查範圍涵蓋了20個主要時尚品牌的141件樣品。調查結果顯示,快時尚企業如H&M,ZARA出品的衣物染料中含有潛在致癌物質和強荷爾蒙紊亂物質,對其主要生産國如中國、墨西哥等危害極大。其危害主要表現為産地的癌症隱患增加和工人的荷爾蒙不調,同時由於生産週期過短,消費者在長期接觸衣物的情況下也有可能受到影響。

除了損害工人與消費者的健康外,過分繁榮的快時尚産業還對社會的環境治理提出了挑戰:美國記者Elizabeth Cline在她的書《過度打扮:快時尚背後令人震驚的代價Overdressed: The Shockingly High Cost Of Cheap Fashion》中提出廉價的時尚産品實際上對社會弊大於利。她認為這些産品的頻繁的更新換代和低品質導致了大量的衣物被遺棄,而這些衣物往往都未被反覆穿著。在人們狂熱的追求廉價的時尚産品的同事,大量的資源被浪費,甚至導致了深層的環境隱患:這些衣服能否降解還是個謎題。看上去省錢的快時尚衣物實際上給社會的負擔遠遠超過人們的想像。

美國新聞網站US News提出,快時尚在給社會打來巨大壓力的同時,也侵害了流傳已久的工匠主義精神。事實上,Zara和H&M每年都因為剽竊其他品牌設計而收到鉅額的罰單,然而這並不能阻止它們將每一季的新款複製,並以及其低廉的價格販賣出去。有外媒稱,這些快時尚企業正在擠壓小設計師和其他服裝企業的生存空間。

 快時尚:真的省錢嗎?

那麼,快時尚相比于其他品牌服飾真的讓消費者省到錢了嗎?境外時尚網站Racked評論認為女性花費在快時尚産品上的錢可能遠遠比她們想像的還要多。在《品質還是數量Quality or Quantity》一文中,編輯為消費者算了一筆賬。文中提到:由於快時尚低廉的價格和繁多的款式更容易導致衝動購物,消費者在其中投入的錢往往和購買一件精工細作設計良好的大牌衣服相當。然而,隨著這些品牌服飾迅速的更新換代,這些衣物的使用頻率並不大。低廉的價格和品質隱患往往導致衣物的過早淘汰,消費者所浪費的金錢反而多於購買經典品牌的消費。

美國快時尚品牌American Apparel和鞋履協會(Footwear associations)的一項調查指出美國人每年平均購買8雙的鞋子和68件衣物,這恰恰是快時尚所帶來的衝動消費的縮影。

就像諺語所説的一樣,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快時尚給我們提供形形色色的廉價商品背後,其實隱藏著我們無力支付的高代價。在所謂低價“追求潮流”的繁華背後,消費者還應多一分思考,更加冷靜的做出選擇。

 

Source: BO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