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草爭議持續不斷,企業如何在可持續覺醒中找到優勢?

皮草,從 90 年代起在時尚行業內就是個爭議性話題。殘忍、血腥、虐待,這是動物保護人士對皮草行業的怒斥,他們無法接受活剝動物皮毛的製作過程,更不能容忍有的品牌為獲取上等皮質捕殺野生動物。

而熱衷皮草的時尚行業也由此陷入了倫理困境。

由善待動物組織(PETA)發起的反皮草運動更是將話題推向高潮——每年的時裝周,總會有一批抗議者在秀場外舉牌吶喊 「Fur is dead(皮草已死)」、「Blood on your hand(你們的手沾滿鮮血)」;明星超模們全裸出鏡拍攝公益廣告並宣揚著 「I’d rather go naked than wear fur(寧願裸露,不穿皮草)」,而這句話也成為了最具代表性的抗議標語。

1994 年,PETA 拍攝的反皮草公益廣告 Photo: PETA

更激進的是,干擾破壞品牌時裝發佈會、向身穿貂皮大衣的女士潑顏料等過激行為時有發生,以及,扔素餅也成了反皮草極端人士們慣用的抗議手段——誰也忘不了當年示威者向時尚女主編Anna Wintour  扔素餅的攻擊事件。

抵制動物皮草的呼聲已經持續了近 20 年,至今仍未消退,並且取得實質上的進展和轉變。

一些國家和地區積極響應呼籲,推出了相關的管制政策。自 2013 年以來,西好萊塢就禁止了皮草銷售;今年年初,挪威政府表示,計畫在 2025 年前全面關閉動物皮草農場;上個月,舊金山市議會通過一項禁止皮草交易的法令,成為美國最大的反皮草城市;而阿姆斯丹在近期也發起了禁止動物皮草交易的立法提案。

更重要的是,隨著消費者環保意識日益提高,加上公益組織的不斷施壓,奢侈品牌開始自我反思,越來越多品牌決定棄用動物皮草,加入反皮草陣營。

2016年,Armani 就與美國人道協會(HSUS)和國際反皮草聯盟(Fur Free Alliance)簽署協議,宣佈集團旗下所有產品都不再使用動物皮草。

fur

去年,Gucci 執行長 Marco Bizzarri 也公開表示品牌不再使用動物皮毛,他對 BOF 說道,「你覺得在今天用皮草還很新潮嗎?我可不覺得,它有點過時了,所以我們決定棄用。除了使用皮草之外,設計創意還可以有很多不同方向。」

之後,Michael Kors、Jimmy Choo 、Versace、Furla、DKNY等品牌也都接連發出無皮草聲明,Tom Ford 和 Givenchy皆承諾不再使用真皮草。今年 4 月, 設計師 John Galliano 在與 PETA 組織交流後,也作出了棄用皮草的決定。

「時尚界是時候該清醒了。皮草是殘忍野蠻的,是過時的。新材料和新技術的使用才是未來這個行業最令人興奮的地方。以時尚的名義殺害動物和使用動物皮毛,這很荒謬。」 Stella McCartney 是業內強烈反對皮草的設計師,她從一開始就承諾不使用動物皮草,「我從第一天就這麼做了,我一直都在堅持自己的信念,我也因此感到很驕傲。但是這不單是關乎我自己,而是關於整個行業,一個為地球和動物福利共同努力的行業。」

為此,Stella McCartney 喜歡用人造皮草來取代動物皮草。

Stella McCartney 2018 秋季作品使用了人造皮草     Photo: WWD

隨著反皮草運動不斷深入,人造皮草應聲崛起。Michael Kors、Dries Van Noten、Clare Waight Keller、Anna Sui 等設計師都表示,假皮草的出現和發展確實在創造設計上提供了幫助,因而使用真皮草也自然變得不那麼重要。

據人造皮草協會(Faux Fur Institute)的創始人 Arnaud Brunois 透露,光 2017 年時裝秀場上,完全使用人造皮草的品牌就超過 220 家,而且人造皮草的訂單量也在不斷增長。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