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媒體的傳奇人物John Fairchild於2月28日過世,享年87歲。或許年輕一輩的都沒有耳聞過John Fairchild的名字了,不過對於時尚產業略知一二的人們應該有聽過Women’s Wear Daily和W雜誌,而這兩份時尚產業的重量級出版品,正是當年由John Fairchild的家族事業,「Fairchild時尚媒體集團」所推出的。

時至今日,集團擁有者不斷變遷,再加上老一輩時尚媒體人也紛紛退休,這兩個出版品已經與Fairchild家族並無太多關聯。而Women’s Wear Daily,簡稱WWD的產業新聞報紙,是所有時尚業者每日必讀的產業聖經。WWD從無聊的產業新聞報改造為娛樂性、兼具時裝業評論及業界運作的重要媒體,John Fairchild是幕後最重要的推手,當年接班時更是以創新視角及報導手法在時尚界激起了陣陣火花,相對與品牌和設計師間也產生不少衝突。

出生於1927年的John Fairchild,其祖父Edmund .W. Fairchild於1910年創辦Women’s Wear Daily。而早在1951年,畢業於名校耶魯大學的John Fairchild就加入家族媒體事業「Fairchild時尚媒體集團」成為WWD的記者,隨後1955年前往巴黎負責「Fairchild Fashion Media」的歐洲時尚線報道。到了1960年時,更成為其家族媒體集團的繼承人,往後在他坐鎮WWD的數十年之間,Fairchild更是一手將WWD拉拔成為與Vogue雜誌齊名的時尚出版品。

WWD-john-01
左為WWD檔案紀錄中的John Fairchild工作模樣;右為John Fairchild於秀場後台與Diana Vreeland相會。

Fairchild秉持著「時尚當它一發生的時候已經是新聞,是那一天的,不是一個月之後的。」的精神,拼命挖掘各式獨家新聞,他更不甘願像當時其他時尚雜誌那樣,配合著法國時尚界約定成俗的規矩,要等待一個月之後才能公布設計系列相關的草圖,而與品牌以及設計師奮戰。相比當年眾多優雅低調的時裝編輯,John Fairchild更像一個初生之犢不畏虎的小生,把當時自詡冷靜嚴肅的時尚媒體界搞得天翻地覆。Fairchild更不吝於在WWD上公布他認為表現很差的設計師,甚至也會直接拿同行們來開鍘。他曾報導過BAZAAR雜誌的編輯們在秀場上嚼口香糖,聲音大到坐在對面的都聽得見,還以「你們這群壞心腸的編輯」這樣直白的標題來譴責當時任職於Vogue的Grace Coddington,在Diane Von Furstenberg的秀上不客氣地推開擋住她視線的觀眾的行為。

70年代於巴黎看服裝秀的John Fairchild。
70年代於巴黎看服裝秀的John Fairchild。

Fairchild一直反對在時尚界裡,長久以來眾多時尚媒體威圈的主導意識,並認為真正的時尚報導該是具有多元面相,充滿爭議性的。其中Fairchild也一直致力於讓設計師遠離在工作室默默無聞的辛勞,也成功地把許多設計師的推成了國際知名人物和家喻戶曉的品牌,如Bill Blass、Oscar de la Renta等人。於1960年代, 當所有人都在大力報導Andre Courreges充滿未來感的迷女裙裝時,John Fairchild卻堅定地要把更多版面以及注意力放到當時初出茅廬的年輕Yves Saint Laurent身上,認為他是一位真正有遠見的設計師。YSL的時尚生涯也可以說是與WWD一同崛起的。

WWD-john-04
年輕的John Fairchild 與Yves Saint Laurent 私交甚篤。

然而到了YSL的事業巔峰期,Fairchild又讓人捉摸不定的把他的相關報導流放到報紙居後的十二版面,惹得YSL的事業夥伴Pierre Berge 從此下令具結接受Fairchild出版集團刊物的任何採訪。Fairchild更是認為Elsa Schiaparelli 只是「曇花一現」,並給了Karl Lagerfeld 取了「凱薩大帝」的綽號。對於時尚潮流走向,Fairchild也一直都具有相當高的敏銳度,在1950年代末時便開始宣傳迷你裙的到來,蔚為流行風靡全球後,又預告著迷你裙的陣亡;80年代時也認為纖細瘦弱的文藝男孩會取代健壯肌肉男,成為男模新風潮,並預見了時尚評論的衰退,以及圖像時代的到來。Fairchild更是WWD的報導中發明了如「熱褲」(Hotpants)、「時尚受害者」(Fashion Victim)、60年代的時尚Icon賈桂琳•甘迺迪夫人「Jackie O」等俏皮的用詞,於時尚圈之中也成為沿用至今的專有名詞。

WWD-john-05
左為1967年的WWD將當時剛獨自出來開設品牌的YSL頭版新聞,右為1970年報導賈桂琳•甘迺迪夫人的褲裝造型。

 

對於Fairchild來說,WWD是整個家族的資產,而於W雜誌才是他自己的作品。他不顧家族的反對,創辦了「融合上流社會與平民風格文化」的W半月刊。作為WWD姐妹刊物而生的W,在很多方面也都有著前者的影子,它的尺寸要比一般雜志的尺寸再大一些,這點很討廣告業主們的歡心,因為廣告刊登出更顯目;很多於WWD上登載的新聞,在W上也會似曾相識;W更是秉持著與Farichild一貫的玩世不恭、大膽嘲諷的寫作報導風格。然而W並不打小眾的時尚產業圈內人,而是大眾讀者,這也使得W雜誌不到一年就已經獲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