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 Zee美國《Elle》的創意總監跳槽至Yahoo Style擔任主編和執行創意總監。

Joe Zee是一個真正的時尚老將,他在主要出版商Fairchild、Condé Nast to 到Hearst都擔任重要角色。他也是為數不多的行業內在主流媒體特別是電視表現活躍的編輯之一。 Zee創立並和主持Sundance 頻道的《Revealing》和《All On the Line》電視節目,並參與到《Ugly Betty》、《Gossip Girl》、《Oprah》和MTV真人秀節目《The City》。
然而,最近 Zee宣佈他要放棄美國《Elle》的創意總監一職,轉而投奔Yahoo Style擔任主編和執行創意總監。 以下是Joe 接受專訪時的內容—

JoeZee-yahoo
DS :說說你第一次進入這個行業的經驗吧,是什麼使你把時尚雜誌擺在首位?
JZ :我從小迷戀時尚雜誌。我會剪出的所有圖片和廣告,他們在我的衣櫃、學校櫃子、我房間的牆上隨處可見。印象非常深刻有一次我坐在地板上,被所有我喜歡的雜誌包圍著。我坐在那裡像看教科書一樣認真閱讀他們。我喜歡看封面和頭條新聞,刊頭和每個廣告都不會錯過。我對雜誌是如此的好奇和迷戀。


DS :在行業的第一份工作是什麼?
JZ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雜誌《Allure》,我想與Polly Mellen一起工作。《Allure》剛剛推出,我是那麼的執著。我會永遠記得,當我去採訪她,我都在想是,“哦,我的上帝,我該怎麼穿?”我穿著倫敦買的緊身褲,在Century 21買的Jean Paul Gaultier的豹紋背心,我穿著它搭配白色襯衫。那是在90年代初,所以你必須原諒時尚。所以當我走進去,她第一時間對我說,“我喜歡你的豹紋背心!”


DS :她是這樣一個傳奇,一個偉大的老師。你從Polly身上學到了什麼?
JZ :我從Polly Mellen學會了非常多,不只是如何欣賞時裝,還有如何理解時尚。我記得第一個星期她給我看了Richard Tyler 外套,說:“你看這衣服多麼美麗!”我說,“是的!這是一件華麗的外套,”她說,“不!你不知道!”她說,“等一等!”她把外套裡面反出來,拉出袖子,說:“看看它裡面是怎麼處理的。看看內襯是怎樣的,這就是為什麼它是一件美麗的外套!”我從她身上學到,理解和看到的時尚應該是這樣的。


DS :我會永遠把你看作是在《W》雜誌的時裝編輯,可能是因為那時候我們經常坐在一起做節目。那時候對雜誌而言都是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創造力。請告訴我們你是怎樣做到的?
JZ :這對我來說是我職業生涯的頂峰。它定義很多關於我是誰。每個人都以一定的方式記得,但在開始的時候是非常困難的。當我到了那裡,甚至沒有人會借給我們衣服。我們無法得封面模特。我記得得到Christy Turlington 為封面拍攝,但我們不得不在Versace秀後臺進行拍攝。從字面上看,我們只是把白紙掛在牆上,她才剛從T臺上下來,在牆那就五分鐘,我們就拍了一張照片作為封面了。這讓我學到很多東西,就如何解決問題、如何可以獲得我們未必能獲得的效果和最大化,這些依然沿用至今。對我而言是很好的一課。

joe-zee-yahoo-style-go-explore
DS :時尚開始與名人交融,並成為一種娛樂形式,你在美國《Elle》成為創意總監,可以說是幫助雜誌真正的360度成為品牌,而不是一本雜誌的名字而已。《Elle》是第一個有自家品牌產品的雜誌。第一個獲得電視的成功,第一次採用這種創意總監。當時《W》說,其創造性的信譽對《Elle》可能說是在風險的,但有一點,《Elle》擁有的就是110萬的發行量。
JZ :我喜歡沉睡的巨人。這是一個塵封的品牌,只是它需要被整理,就能為下一代創作出一些新的東西。我意識到我必須忠於我的視野。我從來搞壞什麼。你必須做你真正相信的事情,當你做到這一點,人們就會來找你。它需要時間。這是不可能一蹴而就。
我們在做Project Runway,然後我帶來The City (一個MTV真人秀節目)到《Elle》。有人對此做法不以為然,但它確實提高品牌知名度45 %。這是巨大的。這需要人們花費幾十年來實現這一點,實際上在MTV有一個電視節目,以這種方式建立品牌知名度真的很有趣,這引發很多關於《Elle》的評論,它已經是一個品牌。


DS :那你有沒有經驗帶到Yahoo Style?
JZ :我一開始就說我想在雜誌社工作,因為基本上,我喜歡媒體,在這個時候那就是一切。那時候在電視上沒有時尚、沒有電腦,那些是完全不相干的。我喜歡雜誌是因為它是一個講故事的媒體。該雜誌讓我每個月都能向一大群體講故事。這就是我愛的,講故事。因此在Yahoo 這個舞臺是如此巨大,因為我可以在任何一天的每一分鐘和任何時間這樣做。

JoeZee-interview
DS :你也有很多電視經驗可以借鑒,而不僅僅局限在紅地毯上:你在Sundance 頻道還擔任《Revealing》和《All On the Line》的製片人。
JZ :電視吸引我的最首先的是,我得講一個故事,和幕後的製作人在一起是如此活躍,幫助他們製作故事線索,即使一開始這不是我的工作。我剛剛參與就很喜歡它了。它是如此有趣,從生產方面以三維方式講故事。到時那候在Sundance我同時是這些節目的執行製片人。我可以幫助控制節目發展的方向。

source : business of fash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