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時尚] 回顧英國版《Vogue》光榮的百年歷程

今年是英國版《Vogue》雜誌邁入100周年的光榮時刻,這本時尚聖經陪伴全球女性與設計師們見證許多經典風格。 倫敦目前也舉辦《Vogue 100: a century of style》特展,藉此來帶領大家回顧一世紀的時尚風采。

英國版《Vogue》跨越時代成為家喻戶曉的時尚聖經,二十世紀全球一些關於著裝風格最為經典的影像都來自《Vogue》雜誌編輯的時裝大片。

英國版《Vogue》雜誌在這一世紀中,她是如何成功地成為百年時尚雜誌帶領者? 有以下三點重要的里程碑與價值觀。

英國版《Vogue》的最強優勢就是攝影,這點和美國版本一樣。雜誌中當然充斥了各類時裝插圖,但到了1959年代,攝影成為了最新的娛樂消遣。攝影早早開始在時裝界立足,直到最後完全主宰了時裝呈現。

Vogue-100years-kate-moss

 

《Vogue》到了二十世紀中葉確實朝著新方向起航,展現全新態度的同時也贏得了更廣讀者的群體。用朗朗上口的標題成為聊天的題材,雜誌讀者的年齡正日益下降,上層社會的價值觀仍然需要堅持。

Vogue-100years-transformation
照片來源 : Getty Images

 

時尚必須要變得囊括萬象、兼收並蓄,才能滿足正不斷增長的讀者群。正如英國版《Vogue》主編Shulman本人說的那樣:“《Vogue》是大眾市場雜誌,永遠要比我們新潮的對手更‘新潮’。

Vogue-100years-dignity-humanity-sanity
照片來源 : Getty Images

 

Vogue 100周年 特展專訪

英國版《Vogue》 創辦過程

全球知名的康泰納仕出版集團的親英派美國人Condé Montrose Nast在1916年將英國版《Vogue》帶到了這個世界。 美國版Vogue一開始很難在曾一度自恃在風格、品味與階級上擁有壟斷地位的英國獲得好銷售,但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這樣的局面也急速發生了改變。 英國女性讀者之前喜歡來自維也納與巴黎而非紐約的雜誌,隨著國家間敵對狀態升級,這些歐洲國家的雜誌再也訂不到了。這就導致了在1916年,美國版Vogue銷售額倍數成長。

Vogue-100years-timeline
Vogue 100 年特展, 照片 : getty images

Condé Montrose Nast與他的商業團隊花了了好一段時間,把為計畫想破了頭,最終決定進行一場商業冒險,出版英國版本的《Vogue》雜誌。英國版《Vogue》將承載英國本地較適合現實預算的品牌,但仍將主要刊載來自紐約製作的時裝編輯內容。

英國版《Vogue》在1916年9月15日發行了第一期刊物,向讀者作出保證:“每期雜誌都將針對英國社會、時尚、傢俱、室內裝潢、園藝、藝術、文學與戲劇舞臺進行精心選題”,售價為1先令。

從一開始,英國版《Vogue》的最強優勢就是攝影,這點和美國版本一樣。雜誌中當然充斥了各類時裝插圖,但到了1959年代,攝影成為了最新的娛樂消遣。攝影早早開始在時裝界立足,直到最後完全主宰了時裝呈現。

二十世紀全球一些關於著裝風格最為經典的影像都來自《Vogue》雜誌編輯的時裝大片。

Vogue-100years-collection

<續接下頁>

主編帶領走出時代風格

英國版《Vogue》的首位主編是Dorothy Todd。 她的編輯任期很短暫,只維持了一年。曾經在設計師Charles Frederick Worth倫敦辦公室工作過的Elspeth Champcommunal接替了她。不同的是,Champcommunal的焦點完全集中在高端時裝與風格之上。

1918年戰爭結束後,也出現了平衡的局面:英國有高雅,美國有魅力,在“布洛克”(Brogue)的頁面中得到平衡(Brogue是美國辦公室對英國版本的指代)。但問題還沒完全解決,以及到了1924年,英國版《Vogue》每年依舊虧損25000英鎊——在那時候可是很大一筆數目。Elspeth Champcommunal被認為缺乏商業頭腦,Dorothy Todd再次被請來擔任主編。

局面如此絕望,Edna Woolman Chase被派往英國來進行打點。這位聰明的女商人、天生的編輯與嚴守紀律者(她曾堅持讓紐約辦公室的女性員工們戴帽、白手套並穿著絲襪來上班),立刻任命了新的主編Alison Settle。Settle在這裡一做就是9年,英國版《Vogue》的獨特時裝風格配方正是在其帶領開始成形。該配方的本質即是:只要是符合常理地著裝打扮,越時髦越好。

vogue-Edna Woolman Chase

只要翻閱1930年代與1940年代的雜誌,你就能發現雜誌中儘管漂亮的定制禮服不少,也由Horst P Horst、Baron George Hoyningen-Huene、Erwin Blumenfeld以及少不了的Cecil Beaton等頂級魅力攝影師進行拍攝,但同樣有諸多日常便服與按照《Vogue》的著裝指南做出的衣服。後者可是一棵橫跨大西洋兩岸的巨大搖錢樹。

英國版《Vogue》直到1940年Audrey Withers被任命為雜誌主編之後,真正的信心才建立起來。Withers面試時的衣服都是問人借的,因為她雖然工作過一段時間,還是沒能找到合穿或買得起的衣服。她剛開始工作的薪水是每週5英鎊。她相信《Vogue》的職責是為讀者同時提供服務和樂趣。她在《Vogue》一直到1960年,最終以96歲高齡離開人世。

Audrey Withers
Audrey Withers

到了二十世紀中葉,《Vogue》確實朝著新方向起航,展現全新態度的同時也贏得了更廣讀者的群體。該雜誌用琅琅上口的標題引出新專題。比如“現在人們都在談論……”(People are Talking About…)通常提供高雅藝術報導;“少花錢多時髦”(More Dash than Cash)欄目則關注更具價格競爭力的單品;“埃克塞特夫人”(Mrs Exeter)則旨在證明,即便雜誌讀者的年齡正日益下降,上層社會的價值觀仍然需要堅持。

雜誌後來依舊任命了精明強幹主編們,比如Ailsa Garland(任職期間為1960至1964年),她離開雜誌後赴任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負責其時裝課程;還有Beatrix Miller(1964至1986年),《Vogue》現代編輯的元老,親歷了不少現代化改革。

Beatrix Miller
Beatrix Miller

Miller的判斷力得到業內人士及其手下“Vogue小姐們”(Voguettes)的敬畏(她們總是稱呼她為“米勒小姐”)。“Bea” Miller在加拿大接受私人教育,之後來到巴黎,在巴黎大學(University of Paris)求學。《Queen》雜誌的擁有者Jocelyn Stevens(Cara Delevingne的祖父)任命她為該雜誌編輯。1964年,她成為了英國版《Vogue》主編,在雜誌工作20年後才退休離開。從風格、創意與決心上看,她能與美國版《Vogue》主編Diana Vreeland相抗衡。

Miller創造的《Vogue》催生了一大批令人稱奇的激進年輕人才。難以企及的優雅照片專門留給巴黎高定時裝周封面,由Penn、Avedon、Beaton或Norman Parkinson等攝影師掌鏡、Barbara Goalen這樣修長的模特出鏡;但Kings Road、Biba與Mary Quant才是英國版《Vogue》的核心,他們的衣服無需過於正式的影像,則交由Ronald Traeger、Peter Knapp與Barry Lategan等年輕攝影師掌鏡。在Grace Coddington、Liz Tilberis(1987年接任Anna Wintour的主編一職)等才華驚人的造型師的説明下,Miller重新調整了英國版《Vogue》。1985年,她退休了,雜誌已經做好了準備迎接今後的發展。 這份重擔交到了Anna Wintour手裡。

Wintour出生于新聞世家,曾在大西洋兩岸都參與過雜誌的出版。她做事一條道走到黑,可能比她的前輩更甚。其他記者被嚇得不敢動,只能拿她的名字開玩笑:“核彈Wintour”(Nuclear Wintour)、“我們最不滿的Wintour”(Wintour of our Discontent),但也沒用。她繼續能把《Vogue》做得又酷又刺激。她設法將交易變得更于自己有利,將倫敦時裝推動至與紐約最好的時裝平起平坐,她傳達的訊息總是戲劇性的直接了當。她在倫敦那些年裡積攢的一籮筐“恐怖故事”裡,我最喜歡她在拍攝結束後,把外套樣衣下擺裁掉至少六英尺才寄回去的故事。我傾向於認為這是真人真事。

anna-wintour-vogue
anna-wintour

但不可避免的時刻也到來了,紐約打來電話邀請她擔任美國版《Vogue》主編,Wintour立馬啟程回到了美國。她作為英國版《Vogue》主編的職位(令不少人吃驚地)交給了“Bea”Miller的愛徒Liz Tilberis。Miller對她的形容是有著“無窮無盡的能量與野心”。還應該加上“無與倫比的決心”。否則Tilberis要怎樣取得這場最大的成功呢?她將威爾士王妃(The Princess of Wales,即戴安娜)請上了Arthur Elgort掌鏡的英國版《Vogue》封面。她的第二次巨大成功,則是將Bruce Weber帶到了雜誌。出任主編前曾在該雜誌擔任20年造型師工作的Tilberis,和她的人生導師“Bea”Miller一樣,是位對廢話零容忍的編輯。對很多人來說,她最偉大的時刻在巴黎上演。那時她在秀場外擁擠的人群中等候,保安人員將她手下一位“Vogue小姐”推到了隊伍裡,明顯還傷到了她。Tilberis暫態給了他一拳,大聲吼道:“你再敢動她們試試!”對親眼目睹了一切的我們來說,那真是一個歡樂的時刻,她瞬間成為了當季的女英雄。

Vogue-100years-princess-diana
照片來源: Getty Images

Tilberis後離開英國版《Vogue》赴任美國版《Harpers Bazaar》雜誌主編,其職位由現任主編Alexandra Shulman接替。Shulman在這一崗位上工作了24年,是所有英國版主編之中在位最久的。在她任職期間,雜誌朝向年輕、自由與“非正式”邁進,這一動向從Miller時期就已經開始,並在Wintour和Tiberis手上發揚光大,如今已經壓倒了《Vogue》舊時的高端時裝標準。

如今,面對Condé Nast自營雜誌《Love》以及其他年輕時裝雜誌,更應該歸到展示“態度”一類的雜誌裡,在與它們的競爭中,英國版《Vogue》實現了有史以來最高的銷量,其印刷版與數字版雜誌發行量共計達到每月200058冊(資料來自ABC 2015年1月至6月發行量統計)。

請按個讚支持我們。

編輯內文介紹取自Colin McDowell 英國時尚專欄作者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