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ace 加入反皮草陣營 奢侈品牌紛紛和動物皮草說bye bye

一向與Fendi、LV 並稱為皮草三巨頭的義大利奢侈品牌 Versace 於宣佈將不再使用皮草材料,目前品牌已開始採取行動,但未透露具體細節。時尚圈的風向正在逆轉。短短半年內,至少有6個奢侈品品牌宣佈加入國際反動物皮草陣營。

Versace 第二代掌門人 Donatella Versace 在接受英國媒體採訪時坦承,為了製造時尚而殺害動物的行為是不合理的。

對於Versace也將不再使用皮草的決定,PETA 善待動物組織表示支持,並再次強調為了皮草而對動物施加囚禁、棒擊、電擊、剝皮的行為是不合情理的,這些動物和 Donatella Versace 的愛犬並無不同。據悉,PETA美國關聯機構將快遞一盒狐狸形狀的純素巧克力給 Donatella Versace,以表謝意。

國際皮草聯合會執行長Mark Oaten 則稱對 Versace 感到失望,因為大多數頂級設計師目前仍在使用皮草材料並非沒有原因,與人造纖維等塑料時尚對環境造成的影響相比,使用皮草材料是對環境與消費者負責任的選擇。

 

實際上,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動物毛皮作為一種天然材料一直受到設計師與消費者的喜愛,其溫暖、高級的質感深受富裕消費者歡迎,而 Versace 也因多元化的皮草單品和華麗的設計而成年輕富裕群體喜愛的奢侈品牌之一。

根據國際人道協會 HSI統計,Versace 曾推出包括水貂、浣熊等多種皮草產品,是全球規模最大的高品質皮草供應商 Saga Furs 的主要客戶之一。有外媒發現,Versace 官網在採訪文章發佈前仍在銷售水貂領羊絨大衣,截至目前,Versace發言人未對該消息做進一步評論。

值得關注的是,就在 Versace 宣佈不再使用皮草的決定後,另一奢侈品牌 Furla 也於昨日發佈聲明決定停止使用動物皮毛。

Furla 執行長 Alberto Camerlengo 強調,Furla近年來取得的技術進步使品牌可製造同等的替代品,使用動物皮毛正變得毫無意義。她特地展示了Furla的標誌性Mantra手袋,並稱這是最暢銷的產品之一。據悉,這款手袋使用植物纖維製成,售價為550歐元。

而義大利奢侈品牌 Gucci、美國輕奢品牌 Michael Kors 和 Vans 母公司威富集團也於去年底先後簽署了無皮草協議,均表示在今年年底前會徹底告別動物毛皮材料。其中,Gucci 加入國際零皮草聯盟的消息傳出後,獲得大量消費者的肯定,紛紛表示將會購買Gucci的產品。

顯然,隨著善待動物保護組織多年來鍥而不捨的抗議鬥爭和越來越多血腥殘忍的皮草獲取過程被曝光,富裕消費群體的意識已經開始轉變。

隨著人造毛皮技術的進步和其他創新材料的引入,皮草已不再是設計師賦予產品奢華感的唯一選擇。 事實上,停用皮草在時尚圈並不是新鮮事,除上述品牌外,近年來已有數百個時尚品牌宣佈棄用皮草。

 

2015年7月,德國時裝品牌 Hugo Boss 加入國際反皮草聯盟,從2016年的秋冬系列開始遵守聯盟百分之百的皮草禁令;

2015年,Stella McCartney 憑藉一件純白色 #FurFreeFur 系列仿皮草大衣拿下英國時尚大獎;

2016年春季,Giorgio Armani 也從2016/17秋冬系列開始捨棄皮草材料,獲得業界一致好評。

同樣加入該聯盟的品牌還包括Calvin Klein、Ralph Lauren和Tommy Hilfiger等。其中Calvin Klein是最早一個宣佈捨棄毛皮材料的時尚品牌,於1990年加入國際零皮草聯盟。

國際零皮草聯盟是一個由超過40個動物保護組織所組成的國際聯盟,在全世界擁有數以百萬的支持者,它致力於在世界各地終止皮草產業以及為取得動物皮草而進行的屠殺行為。

Versace 曾是全球規模最大的高品質皮草供應商 Saga Furs 的主要客戶之一

有分析人士認為,儘管目前承諾不再使用動物皮草的品牌大部分為中高端品牌,奢侈品牌仍佔少數,但隨著 Gucci、Versace 和 Furla 等品牌的站隊,奢侈品牌反皮草陣營將繼續擴大,而這一趨勢將給深陷虐殺鱷魚風波的愛馬仕和以皮草產品為主的 Fendi 造成壓力。

今年 1 月,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發佈了Corporate Knights Global 100 指數排行榜,Gucci母公司開雲集團被評為2017年可持續發展程度最高的奢侈品零售集團,在總榜單位列第47名,這已經是該集團第三次入選這類年度榜單。

不過,放棄利潤極高的皮草產品後,能否對 Versace 的業績產生積極影響仍有待時間考證。受全球奢侈時尚行業低迷影響,Versace 2016 年淨虧損錄得740萬歐元,銷售額則同比增長3.7%至6.687億歐元。

為節省營運成本,Versace 已宣佈不再參與巴黎高級定製時裝周,首席執行官 Jonathan Akeroy 早前透露,品牌一年需要舉辦6場秀,成本極高的高級定製時裝周已成為 Versace 的一大負擔。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