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時尚雜誌用封面設計 傳遞一股溫暖和力量

一場疫情改變了很多行業的運轉方式,時尚產業也同樣如此。全球的時尚雜誌受疫情影響,在過去幾個月都面臨了巨大挑戰,因為拍攝項目被迫暫停和印刷廠關門等原因,雜誌現在能如期出版都成為一件不容易的事。然而 ,設計本就是傳遞一種力量,即使在這樣艱難時期,部分雜誌也希望能在這個特殊時期能發出自己的聲音,以時尚圈自己的方式傳遞溫暖和力量。

過去一個多月來,不少時尚雜誌都創作了特別的封面。必須要說的是,無論是否做了特別封面,無論在這個特殊時期確保了正常出版或是延後了出版,所有為之努力過的雜誌都值得同樣的尊重。當下,確保一切正常本就不易。

《VOGUE》阿拉伯對往期的30 多張封面進行了二次創作,給模特都戴上了口罩。

《VOGUE》意大利四月刊

這張《VOGUE》意大利的封面可能是目前最具代表性的一張,在未來的很多時候它應該也會被反覆提到。在公佈這張封面的前兩週,原本的四月刊已經完成製作,馬上要交付印刷,但因為疫情在意大利肆虐,編輯部叫停了印刷,並重新設計了封面。

左邊是雜誌封面,右邊是在這期雜誌裡帶來各自故事分享的50 多位藝術家和名人的名單

在解釋為什麼用白色作為封面時,雜誌主編Emanuele Farneti 最後講到「它是一張等著書寫新的故事的白紙——新的故事即將開始」。而在這期雜誌裡,50 多位藝術家和雜誌好友也都講述了他們各自在疫情期間的故事。

《ELLE》加拿大五月刊

同樣選擇空白封面的還有《ELLE》加拿大五月刊,不過這張封面是以更溫暖的粉色呈現,並出現了楓葉圖案和“ALONE TOGETHER”、“UNITED in HOPE”字樣。《ELLE》加拿大也是在最後時刻對基本完成的五月刊進行了調整,當時已經進入居家辦公狀態的編輯們,在這期雜誌裡加入了更多和疫情相關的內容。

《GQ》葡萄牙四月刊

《GQ》葡萄牙的四月刊選擇了藉這個世界上最著名的笑臉來傳遞樂觀的力量。說起來,這張笑臉誕生的初衷就是為了激勵——1963 年一家保險公司請設計師Harvey Ball 為自家辦公室注入一些正能量的元素,好激勵員工,Ball 花10 分鐘畫出了這張黃色笑臉。

這是一張簡單又復雜的笑臉,正是因為簡單,不同群體賦予了它不同的意義,它成為了不少圈子的經典,其中最著名的當屬90 年代銳舞文化的象徵。

封面的兩行文字,自帶兩種不同的語氣

《GQ》葡萄牙四月刊是雙封面,除了黃色笑臉之外,還有一張充滿力量的大片。兩張大片放在一起,《GQ》葡萄牙鼓勵人們在這個特殊的時期“微笑”、“戰鬥”。


《VOGUE》葡萄牙特刊

《VOGUE》葡萄牙特刊的這張封面也是傳播非常廣的一張,隔著口罩親吻的畫面,讓人聯想到超現實主義畫家馬格利特的代表作《The lovers》,不過《VOGUE》這張封面和畫作的寓意是截然不同的,大片其實就是簡單地利用了口罩這個元素,呈現了有衝擊力的視覺效果。

這是一張很社交媒體風格的大片,正是在人們快速滑動螢幕的過程中,可以有效截取人們注意力的那種。同時這張封面也引起了不少爭議,很多人認為不應該將疫情浪漫化。

同期的另一張封面,等待光的降臨。

《VOGUE》阿拉伯四月刊

《VOGUE》阿拉伯四月刊也採用了雙封面,一張是蘇丹模特Eman Den 的單人照,另一張是藝術家El Seed 以疫情為背景創作的書法作品,這一期雜誌的主題則是“UNITED (團結)”。


《ELLEMEN 睿士》三月刊

相比攝影大片,插畫創作受外界影響比較小,因此不少雜誌都選擇以插畫的形式快速響應,有的是在原有封面基礎上增加了插畫版本的封面,有的則乾脆用插畫替代大片。迎來創刊9 週年的《ELLEMEN 睿士》推出了疫情特別報導,並請《流浪地球》導演郭帆和藝術家沈敬東分別創作了手繪封面。

左到右分別是郭帆和沈敬東繪製的封面

《ELLE》印度四月刊

因為疫情的原因,印度版《ELLE》也放棄了四月刊原定的封面計劃,而是邀請3 組藝術家創作了3 幅插畫封面,插畫都是圍繞保持社交距離的主題展開的,“TOGETHER”和“APART”字樣以及愛心是畫面的主要元素。


《時尚COSMO》四月刊

3月12日,《時尚COSMO》發布了四月刊的封面,雜誌官微在介紹這期封面時表示“這注定將是COSMO封面故事史上最特殊的一期”。5張封面出自陳漫、許闖、範欣、於聰和曾無5位攝影師之手,《時尚COSMO》邀請這5位攝影師用鏡頭來表達“他們眼中對未來的美好期許”。

《時尚芭莎》miniBAZAAR 三月刊

除了插畫,還有虛擬偶像。《時尚芭莎》電子版雜誌miniBAZAAR 的三月刊特別製作了一張虛擬偶像洛天依的封面,背景是武漢的鸚鵡洲長江大橋,除了封面,雜誌還有一組洛天依在武漢各大景點“拍攝”的大片,她身上的服飾也都是來自各大品牌——DIOR、Valentino、GUCCI、Balenciaga 等等,完成度很高。

《Madame Figaro Park》第一期

由於社交距離和出行限制,很多拍攝項目都被迫擱淺,大家半開玩笑地說“可以直接把衣服寄給模特,讓模特自己拍”。然後《Madame Figaro Park》第一期的封面大片就是讓屈楚蕭在家自拍的,主題也是圍繞居家隔離的議題呈現,當然雜誌也為他配了造型指導、攝影指導、後期等一批專業人士,最終的出片效果還不錯。

此外,為了鼓勵大眾多留在家裡,減少出門和日常的社交走動,很多時尚雜誌的電子版也都開放了免費閱讀,包括前面提到的《VOGUE》意大利以及葡萄牙的《GQ》和《VOGUE》等等,可以到各官網去看看。

一場疫情改變了很多行業的運轉方式,時尚產業也同樣如此。雖然很多變化的發生是被動的,但同時這也促使人們重新審視原有的模式。疫情暴露的部分傳統模式的機動性問題,也或將促使虛擬時裝秀紙媒數位化可持續時尚等等趨勢的進一步加速發展。

事實上,也包括這次的特別封面們,看慣了千篇一律的明星大片之後,我們多久沒有為一份時尚雜誌的封面設計叫好過了?

理想生活實驗室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WHAT WE FOCUS

《瘋時尚資訊》是一家專注報導時尚品牌、旅行、藝文、飲食和生活方式等商業領域與科技動態的全新網路媒體。

We deliver cutting-edge global fashion and lifestyle news and track startup fashion business to inspire the customer experience of fashion industry.

關於我們

掌握最新時尚新聞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