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Galliano,或許有很多人並不待見他。因一場帶有“種族歧視”的陳年口水戰,讓他在時尚圈頗受詬病。但就是這樣一個浪子大咖,總能憑藉屢試不爽的創意才華,俘獲品牌人心,還自成一派,總結出John Galliano式的設計定律。就拿最近為Maison Martin Margiela改名為Maison Margiela來説,John Galliano為Maison Margiela帶來的新系列在倫敦時裝周的首秀中迎來了令人心跳指數倍增的重口味設計,這也標誌著這位鬼才設計師的正式回歸。雖然設計手法依然是John Galliano擅長的老套路,但卻是專治各種品牌不溫不火的疑難雜症。

John Galliano 01292015

此次大秀的關注度空前濃厚,時尚圈的重量級人物悉數到場。超模Kate Moss、時尚女魔頭Anna Wintour、Burberry品牌創意總監Christopher Bailey、Lanvin品牌創意總監Alber Elbaz等都成為了前排看秀的人物。但與此同時,關於“鬼才回歸”的爭議也在繼續發酵。

有人把John Galliano的回歸,説成是一個刺眼的異類,他與一向低調的Maison Martin Margiela的風格並不相符。也有人認為浪子John Galliano正在試圖改變,來完成對自己的救贖。但無論如何,説到John Galliano不羈的創意神技,週旋于實驗與叛逆之間,其設計裏常常帶有怪誕的戲劇效果卻又能夠經久不衰,他能把絕代歌女、鴉片女郎、街頭流浪、日本歌舞伎、非洲土著、京劇名角、古墓女王等元素巧妙的運用到設計中,色彩誇張豐富,剪裁無比複雜,但每一次的自我顛覆又能很快形成一股全球的新潮流。眼下,高級定制早已遠離當年鼎盛之氣,而John Galliano的回歸,能否令高級定制出現一個全新的局面也未可知。

John Galliano在此次倫敦時裝周上,以一場華麗夢幻的解構主義高級定制來宣告他的強勢回歸,雖然已暫別時尚圈3年有餘,但他的作品仍舊標新立異,讓沒落的高級定制再起波瀾。這不僅體現在其作品的不規則、多元素、誇張視覺化等非主流特色上,更表明瞭這是獨立於商業利益驅動的時裝界外的一種藝術的回歸。對於John Galliano這樣的鬼才,只要給他一個支點,他就能顛覆所有庸俗和陳規,也許這正是John Galliano獲得“無可救藥的浪漫主義大師”之名的原因。相比之下,那些不溫不火、想像力匱乏的大牌們著實讓人心裏一緊,這也好像在説明,設計師靈感的長篇大論和意見領袖的預測可以先放一放了,別管浪子身上籠罩的爭議是否已經甩掉,也無論你愛或者不愛,在如娛樂圈一樣現實的時尚圈裏,能夠鑄就時代精品才是王道,John Galliano再老套的東西經過全新的包裝搭配也能吸引人,賣得好。而對於Maison Margiela品牌來説,近幾年團隊的作品差強人意,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説,這兩者之間是非常契合的,眼前這時候最重要的是穩健,John Galliano顯然具有統籌全局的定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