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數字時尚報告指出 「虛擬時裝」將是明日的街頭時尚

英國時尚購物搜索平台Lyst與數字時裝公司The Fabricant合作發布了一份報告,探究了時尚界的最新前沿科技,以及數字化是如何顛覆時尚行業的。報告內容更加印證了時尚界正在加速數字化轉型。在過去的一年裡,各大品牌都在嘗試通過新技術和新平台與下一代時尚愛好者建立聯繫,包括遊戲、3D時裝、虛擬模特等。

他們還收集了過去12個月中一億消費者的年度網購搜索信息、谷歌數據、社交媒體跟踪和相關新聞報導,分析了數字化趨勢將如何影響消費者對虛擬時尚的態度及其相關行為。

什麼是數字時尚? (digital fashion)

The Fabricant是一家新興的3D虛擬時裝公司,該公司於2019年5月拍賣了第一件採用區塊鏈技術製作的數字高級定制服裝“Iridescence彩虹連衣裙”,成交價為9500美元。

The Fabricant將「數字時尚」定義為「數字世界的一項交叉學科,包括了遊戲和加密藝術(crypto art)。我們的數字時裝作品永遠不會以實際形式存在,它只是數據和想像力的結合。」

「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我們都生活在數字生活中,我們在多媒體和虛擬現實中表達自己。當通過時尚媒介開展的自我表達和身份探索超越了物質領域,我們就超越了現實的邊界和限制。在數字環境中,我們可以表達多重自我,我們可以探索新的可能性成為另一個自己。數字時尚讓這個行業減少了浪費,為更可持續的時尚未來做出了貢獻。

數字時尚的重要時刻

時裝系列正在從實體活動和T台秀進入數字世界,包括視頻遊戲或社交媒體。The Fabricant 內容與策略主管Michaela Larosse 說:「顯然老牌奢侈品公司已經開始進入這一領域。遊戲’皮膚'(數字服裝和形象)的概念早已成為遊戲世界的一種規範,遊戲平台和app應用程序是數字時裝的天然歸宿。」

Michaela Larosse補充說,數字讓時尚「回歸了本質:以一種有趣的方式,探索、表達我們的身份和個性。」

報告盤點了近期虛擬時尚領域的5大重要時刻:

Balenciaga(巴黎世家):去年12月,Balenciaga通過一款VR遊戲“Afterworld: The Age of Tomorrow”發布了2021秋季系列。在這款遊戲發布後的48小時內,Lyst平台上Balenciaga品牌的搜索量提高了41%,月度搜索量飆升76%,當月社交媒體話題量超過130000條。

MISBHV:今年1月,波蘭街頭時尚品牌MISBHV為《Grand Theft Auto》(俠盜獵車手)遊戲中的三個角色提供了服裝。在官坊網站宣布後1週內,Lyst平台上MISBHV品牌的搜索量飆升了233%。

Gucci(古馳):去年10月,Gucci與《The Sims 4》(模擬人生4)遊戲的自定義創作者合作,將Gucci的“Off The Grid”系列搬到了遊戲中。當月Lyst平台上Gucci “Off The Grid”系列的搜索量飆升82%。

Burberry(博柏利):去年6月,為了推廣新的TB Monogram系列,Burberry在自有網站、Farfech電商平台和微信上推出了一款小遊戲B Surf。玩家可以用TB Monogram系列來裝扮B Surf中的遊戲角色。當月Lyst平台上TB Monogram系列的搜索量提高了32%,但Burberry品牌的整體搜索量在6月和7月期間同比下降了12%。整體上B Surf遊戲在社交媒體上獲得了16000的話題量。

Marc Jacobs:去年5月,Marc Jacobs為任天堂遊戲《Animal Crossing:New Horizo​​ns》(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中的角色設計了新衣服,當月Lyst平台上該品牌的搜索量提高了47%。

Balenciaga

未來的時尚購物者

據Michaela Larosse稱:“全球約有35億人都是數字時尚客戶,在總購買力中超過55%。”數字時尚客戶通常屬於在數字時代成長起來的Z一代和千禧一代消費者,他們的關鍵特徵是,他們對現實和虛擬的邊界更加模糊。

報告挖掘了未來時尚購物者的四大特徵:

數字原生:從app購物、社交媒體濾鏡,到數字時尚,未來時尚購物者是各種先進技術的早期接受者。年輕一代是在一個流動的數字世界中成長起來的,對他們來說,現實生活和網絡世界的界限已經融合。在談論時尚時,他們不僅需要用現實中的衣服來表達自己,Michaela Larosse認為“對他們來說,在數字平台上打扮自己才是真正的生活。”在這種情況下,“虛擬服裝就成為了一種街頭服裝

民主時尚:過去3個月裡,支持是少數族裔的Rokh和Pyer Moss品牌在Lyst平台上的搜索量分別增長了178%和99%,無性別時尚品牌的搜索量增長了78%。這反映出人們期望通過以民主的方式來表達自我、表達時尚。時尚本身是文化的一種反映,Michaela Larosse說:“新一代消費者秉持著公平、正義和倫理的前沿理念,而數字時尚的本質與這些原則是一致的。”新興設計師開始“質疑時尚規範,比如性別、體型和種族,男裝和女裝的區別開始模糊。

環保時尚:自今年1月以來,Lyst上包含“可持續發展”相關關鍵詞的搜索量增長了84%,反映出了生態時尚意識的轉變。可持續性也是年輕一代轉向虛擬商品的原因之一。Michaela Larosse說:“由於數字時尚的非物質性,它不需要製造、包裝、運輸,也不浪費自然資源。”例如,Fabricant x PUMA的“Day Zero”數字活動幫助減少了17.4%的用水量。Michaela Larosse說:“數字時尚能夠讓時尚產業以符合消費者價值觀的方式運作。”

共同創造者:最後,數字時尚是未來時尚購物者的創意代理人,他們通過數字服裝自我表達,並設計自己的虛擬形象。他們理解社區的力量和價值,並願意參與品牌的社會責任活動。The Fabricant稱數字時裝是一種“集體智慧”,Michaela Larosse說:“我們和我們的觀眾是共同的創造者,他們的洞察力和創造力將推動數字時尚朝著他們希望的方向發展,並呈現出他們希望看到的視覺表達形式。”

五大虛擬時尚影響力者

Lil Miquela是當前最具影響力的虛擬影響力者,在Instagram上擁有300萬粉絲。她與多家奢侈品牌合作過,包括Fendi、Off-White和Prada等。去年10月,她穿著一件Off-White登上了時尚大獎賽Green Carpet Awards,使該品牌的月度搜索量飆升68%。最近她又穿著Moncler x Rick Owens Tonopah羽絨服登上了電子雜誌《Euphoria》,使這款羽絨服12月份的搜索量上漲了43%。

Shudu Gram是世界上第一位虛擬超模,曾出現在Balmain、Ellesse、Louboutin等品牌的廣告活動中。她擁有21.5萬粉絲。去年11月,她參與了Ferragamo的宣傳活動,使該品牌當月的搜索量增加了29%。

Imma Gram是來自日本的虛擬影響力者,擁有33.2萬粉絲,今年1月她與Amazon Fashion合作發布了一個Drop系列,30小時內迅速售罄。

Ruby Gloom,曾參與Fendi、Louis Vuitton、Burberry等品牌的宣傳活動,在Instagram上擁有7.9萬粉絲。The Fabricant曾製作了一件Adidas×Karlie Kloss Wind RDY派克大衣,由Ruby Gloom穿著並發布了照片,使Lyst平台上“虛擬合作”的搜索量提高了35%。

Noonoouri,擁有37.1萬粉絲,曾與Dior、Mugler、Viktor&Rolf、Dries van Noten、Moncler、Bulgari等品牌合作。她與Versace的合作發布一周內,該品牌在Lyst平台上的搜索量提高了39%。去年11月她又與Thebe Magugu合作,穿著了一件該品牌的Kitchentable派克大衣,使該品牌搜索量增長了27%。

Lil Miquela

對於無比渴望與新生代消費者對話的時尚和奢侈品品牌來說,頭頂光環的“虛擬偶像”正成為明星名人之外,又一個重要的合作選項。

2021數字時尚報告原文出處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WHAT WE FOCUS

《瘋時尚資訊》是一家專注報導時尚品牌、旅行、藝文、飲食和生活方式等商業領域與科技動態的全新網路媒體。

We deliver cutting-edge global fashion and lifestyle news and track startup fashion business to inspire the customer experience of fashion industry.

關於我們

掌握最新時尚新聞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