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密 2018 紐約大秀 盤整品牌五大改變點

維多利亞的秘密紐約大秀官方完整影片正式公開。此前大秀收視率連續下滑、業績表現也不理想的維密為這場秀史無前例地請了 7 組演出嘉賓,結果反倒出現了演出過多、與走秀並不十分融合的問題。其實從這場秀的模特、設計、造型到秀後的人事和業務調整,整體都能看出維密在困境當中求變的態度和努力,但是單從這次最終呈現的效果來看,各種改變的結果並不理想,還需要時間。

改變一:模特陣容強調多元化,重視人氣

就在今年維密秀開始前,大碼模特 Robyn Lawley、內衣品牌 ThirdLove 等在網上發起了抵制維密的活動,所持的觀點基本上就是「美應該是多樣的」,他們認為維密秀場上不應該只有年輕、苗條、大長腿的模特。

但其實維密這兩年本身也很注重秀場上模特的多元化,你可以看到不同種族、膚色、風格甚至不同身材的模特,而今年有了首位菲律賓模特。如果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每個主題也都有深色皮膚的模特走秀,另外有多位模特以短髮、寸頭造型亮相。她們都跟以往很多人印象中的維密天使形象有不小區別。

模特多元化的問題本身是整個時尚行業當下的重點話題,又由於維密秀場的特殊性而被放大。維密雖然有在改變,卻又相對比較保守,結果反倒兩邊都沒討好。

同時維密還做了兩個調整,一是把人氣作為評選標準之一,二是鼓勵模特在 T 台上用更有自我風格的方式走秀。這兩個調整從今年的秀場來看都不成功,作為開秀的 Taylor Hill 走得一塌糊塗(鏡頭也不敢給近距離的全身特寫)。整體看下來,模特都走得鬆鬆垮垮,忙著和觀眾互動、跳舞。當然也有剪輯的問題,維密希望強調模特的個性,專業優秀的台步剪輯不夠完整,比較多互動的鏡頭組合在一起,最終給人感覺散漫又不專業。

Bella 今年的進步很大,整場看下來甚至算得上是台步最好的之一。 

改變二:聯名以及聯名環節嘗試了一類全新的翅膀

今年是維密第二年在秀場上呈現和其它時尚品牌的聯名,較之於 Mary Katrantzou 自家品牌的作品,對於這個聯名我們還是略感失望。雖說設計師本身最招牌的元素是印花,但其實服裝款式是展示、襯托印花的基礎,在和維密的合作系列中,秀場造型在單品的廓形設計以及最終的搭配方面都比較弱,印花沒能很好呈現,反倒過於豔麗又缺少層次感,讓人眼花繚亂。

像劉雯穿的立體感迷你裙是 Mary Katrantzou 比較有代表性的設計,但設計師在廓形設計上的能力沒有很好地發揮。

這個環節的翅膀也很減分,其實是模仿的降落傘,這款翅膀能感受到維密的野心,類似的翅膀在秀場上從來沒有出現過,別看它就像是掛了個床單,其實還參與工匠人數最多的一款。當然模特背著也是超級吃力,甚至都駝背了。但維密用了這麼大力,投入、犧牲那麼多,最終的效果一般般,甚至讓人有些費解。

從聯名來講,甚至最終市售的部分單品都比秀場造型更有吸引力目前這個系列已經在美國開售,包括 T 恤、短上衣、襯衫、連體褲、手袋、雙肩包等比較時裝化的單品,以及Bra內衣、運動內衣、內褲、睡褲、睡袍等維密常規的款式。價格基本和維密常規產品持平,部分單品略貴了那麼一點點,比如一款睡袍 89.5 美元,Bra內衣有 64.5 美元和 74.5 美元的兩款。


改變三:最便宜的 Fantasy Bra,並首次推出了市售平價版

今年的 Fantasy Bra 是歷年最便宜的,造價 100 萬美元,最終舞台上呈現了仙氣但缺乏震撼力,事實上 Fantasy Bra 所在的“FLIGHTS OF FANCY 夢幻飛行”整個環節都顯得有些平庸。

維密今年做出的另一個改變是——首次推出 Fantasy Bra 的平價版,這是和施華洛世奇的合作,在美國市場已經上架,黑白兩款,價格自然比普通產品貴一些——Bra為 250 美元,內褲 60 美元。維密希望把人人都能穿 Fantasy Bra作為一個熱點噱頭,不過話又說回來,當 Fantasy Bra 走下神壇,它又很可能失去原本可望而不可即的魅力。


改變四:秀場造型的時裝化

無論是品牌的業務拓展還是內衣的設計本身,維密近來一直很強調時裝化,今年秀場上有不少造型都很日常化,甚至有直接把 T 恤等單品融入造型的操作。開秀第一個主題 GLAM ROYAL 皇室盛宴中,也有不少蘇格蘭格紋短裙的造型幾乎是可以直接穿出門的。

“運動”也是一個關鍵詞,這是維密近兩年很重視的業務。今年的「DOWNTOWN ANGEL 都是天使」環節就比較偏運動主題,融入了緊身褲、羽絨服等單品有點像是運動版的“PINK”環節,而同時擔綱的模特有復出的小南瓜、Martha Hunt、Barbara Palvin、Bella Hadid、奚夢瑤等,也足見維密對於這個環節的重視了。


改變五:秀後的人事及業務變動

維密時隔 2 年回歸紐約的大本營,頗有一種回到一切開始的地方準備步入下一段旅程的意味。T 台上呈現的變化是一方面,背後有更深層次的改革重整。11 月大秀落幕之後,維密原 CEO Jan Singer 遞交辭呈——從 2016 年 9 月空降維密,她只待了兩年——11 月底,維密宣佈了繼任者,原 Tory Burch 總裁 John Mehas 將在明年年初上任。

另據《WWD》報導,維密還將重啟暫停兩年多的泳裝業務——這個業務當年就是在 Jan Singer 上任前被砍掉的。

Jan Singer

最後:維密的“中年危機”,是擺在新任 CEO 面前的課題

雖然維密秀仍然是一年一度的節日,在模特們來說也仍然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完整看到 Adriana Lima 的告別還是挺感人的。不過這也讓人對去年維密秀 AA 的告別有點摸不著頭腦),但對於品牌來說,曾經成就自己的性感營銷成了如今繼續發展的絆腳石,這一招不僅不好用了,稍不小心甚至會被當做政治不正確,而被推向另一個極端。

今年維密大秀將主題定為“UP 2 ME(無需他人定義)”,其實也是努力往正確的方向上走。今年完整版視頻的開頭就拋出一個問題——“什麼是維多利亞的秘密?”,維密天使們紛紛出鏡給出了自己的答案,努力傳達出“性感不是為了取悅男性,而是為了自己”的態度。

在維密應對“中年危機”的過程中,一直在嘗試改變,但至少從目前來看,在關鍵問題上的改革不夠徹底,另一邊過於追求流量又搞得吃力不討好。接下來,能否改變猶豫不清晰的思路,甚至不惜大刀闊斧地重塑品牌,這會是擺在新任 CEO 面前的課題。

理想生活實驗室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WHAT WE FOCUS

《瘋時尚資訊》是一家專注報導時尚品牌、旅行、藝文、飲食和生活方式等商業領域與科技動態的全新網路媒體。

We deliver cutting-edge global fashion and lifestyle news and track startup fashion business to inspire the customer experience of fashion industry.

關於我們

掌握最新時尚新聞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