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六家科技公司推動2017年成為中國的「新零售元年」

今年最火紅的話題莫過於馬雲提出的「新零售」,運用科技再次顛覆零售業的生態,連傳統零售商沃爾瑪、大潤發都開始轉變,整個中國市場把2017年定義為中國的「新零售元年」。

帶你一起來看看中國六家以科技為核心的新零售商店,包括阿里的盒馬鮮生、永輝超級物種、無人貨架概念的是猩便利、無人便利商店繽果盒子、百貨新零售的銀泰、順豐「豐e足食」是如何創造新商機。

「別再提O2O了,我們現在都改名新零售業務了。」一位零售業老闆說。似乎不說點兒和新零售沾邊的業務,似乎都沒法面對2018。這也是許多零售相關企業在2017年的普遍心態。

這一年裡,他們親歷了新零售的爆發。 

作為傳統零售商代表的永輝、沃爾瑪、大潤發,此前都以實體大賣場業務為主,在O2O業務上探索了好幾年、建樹甚微後,永輝關掉了微店,沃爾瑪將線上業務交給京東,大潤發則直接賣身阿里。到了年底,擁有強大流量支付技術騰訊終於成功搭上了末班車,入股了永輝超市及其旗下的「超級物種」。

繞不開的是,隨著阿里和京東兩大電商巨頭在實體零售行業中的參與深度力度日益加深,新零售在平台、創新業態、服務機制等方方面面都能被烙上了兩大巨頭的印跡。

在它們的推波助瀾下,投入新零售戰局的公司有很多,下面是我們認為其中最值得關注的6家。

盒馬鮮生

阿里的盒馬鮮生,從一出生就帶著顛覆傳統零售業態的基因。自2016年年初首店開業,盒馬每開一出一家新店,都會如網紅般受到熱捧。

就像所有的零售從業者都去義大利都去學習超市+餐飲業態的Eataly一樣,盒馬鮮生用數千乃至上萬平方米的面積複製了這一場景:一個近乎生鮮大賣場、海鮮市場和餐廳的結合體,並通過3公里半小時送達的精確流量運營及門店體驗互動,來實現流量變現

盒馬鮮生創始人侯毅講得很清楚,盒馬鮮生線上線下完全實現了數字化的運營,從會員、商品、交易到供應鏈,同時,把物流精細化管理的理念用到了實體門店,完全實現了數字化管理。

除了自己開店外,盒馬還與貴州地方企業合作開店,以加速擴張。目前,盒馬在全國擁有26家門店。

盒馬鮮生的創新模式背後,需要強大的供應鏈作支撐,阿里很清楚這一點,這兩年阿里對於三江購物、入股百聯旗下的聯華超市,直至收購在中國擁有400多家賣場的高鑫零售等動作,可能是要把盒馬鮮生的模式直接複製至這些擁有線下流量的區域和賣場,其中盒馬在寧波的門店目前已經開出。再過一個月,盒馬還會入駐京東總部附近的亦莊城鄉世紀廣場。

 

永輝超級物種

傳統零售行業的創新業態中,唯一能和盒馬抗衡的就是超級物種了。這個完全在永輝內部依靠自身創新孵化出來的新業態,誕生還不到一年,就已經成為永輝最為重要的一塊業務。

相較於盒馬鮮生,永輝慢了一年,超級物種面積也不足1000平方米,但其通過多樣化的消費場景(8-12個工坊)吸引了需求差異化的客群,部分門店直接借助永輝Bravo超市的現有客流,另一部分門店還被設置成了24小時營業門店。

它鼓勵消費者線上下單,並提供半小時送達服務。由於開店靈活,超級物種已在福州、廈門、深圳、南京、北京等城市開出了19家門店,未來一個月還有4家開業,數字直逼盒馬鮮生。

隨著2017年下半年超級物種開進上海、杭州,盒馬鮮生進入永輝大本營福州,雙方對壘的意圖不言而喻。現在永輝找到了有技術優勢的新夥伴騰訊,未來超級物種與盒馬鮮生的正面較量只會越來越多。

雖然騰訊過往不會直接插手零售業態,但其在此前提出的智慧零售,包括入股京東共同打造「無界零售」解決方案都給這次與永輝的合作留下了想像空間。

 

猩便利

10-20米的消費場景,也能成為風口。這一年,不論洋氣的不洋氣的辦公室茶水間,正在被無人貨架、無人貨櫃佔領。

越來越多一線城市的寫字樓茶水間裡,你能看到開放式貨架,有的配以冰箱,提供包裝食品和飲料,支付時採用自取掃碼,或者識別RFID等技術進行自動結算。

較早提出無人貨架概念的是猩便利,這是一家今年6月才創立的企業,創始人司江華認為,無人貨架本質上還是對人、貨、場關係的重構,從「人找貨」向「貨找人」轉變,最終做到人與貨最優、最快的匹配。

但無人貨架的市場門檻並不高,已經湧現出猩便利、果小美、每日優鮮等多個品牌。它們背後,是瘋狂的資本。

今年至少有20家無人貨架獲運營商獲得了超過30億元的投資。10月,無人貨架企業小e微店完成2億元B輪融資;11月1日,猩便利宣佈獲得3.8億元A1輪融資,此前的9月,猩便利已經獲得1億元天使輪融資;11月23日,果小美對外透露已經完成超3億元C輪融資。

然而,目前市場處於混沌狀態,便利蜂和順豐「豐e足食」都已入局,隨著大公司的加入,輕資產的小玩家可能很快就得退場,而是否擁有自有物流和供應鏈是競爭的關鍵。

猩便利認為,無人貨架真正的護城河是強大的基本功,除了數據驅動,還需要物流能力、運營能力、商品研發等能力,而它基本可以自採的供應鏈能力可以為以上能力做支撐。

目前,猩便利無人便利架已經有100萬個觸點,3萬個貨架,擴展至全國的15個城市。

 

繽果 

雖然是亞馬遜先在2016年12月開始試運營無人便利店「Amazon Go」的,但「無人便利」的大規模落地,卻是在中國。一大波帶有人臉識別、機器學習、自動收銀的便利店盒子出現在寫字樓、社區,甚至大馬路上,消費者通過手機基本上可以完成數百種商品的購物。

今年6月繽果盒子在上海和歐尚超市聯名推出了第一家無人便利盒子之後,堪稱行業新風向。

無人便利店其實是在便利店之外,社區、寫字樓之內找到了新的產品和服務場景,基於移動支付、物聯網技術、人工智能等技術,創造一個完全自主的購物場景。在新場景之內獲取客流並銷售商品,獲取一定的收益。

繽果創始人陳子林稱,繽果盒子模塊化生產後,投資不到傳統便利店的四分之一,運營成本不到傳統便利店的15%,4個人可管理40個盒子,而且採用的智能盤庫系統,只要20分鐘就能完成維護。

9月,繽果還推出了「小范FAN AI」人工智能解決方案,後者能打通從供應鏈到商品管理到促銷的完整零售鏈條,讓數據採集更加準確,促銷精準高效。截止目前,繽果盒子已經在全國29個城市落地了超過200個無人便利店。

同類型的Fx函數空間、Easy go、F5未來商店、壹刻送等無人便利品牌在半年之內蜂擁而入,連主打無人貨架的猩便利也開始在上海嘗試無人便利模式了。

但從實驗到推廣,包括技術、政策、供應鏈等還有不少技術難題要攻克。「無人二字大家不要太當回事,其實有點太表象了,多看點本質上的東西。」IDG資本董事樓軍在最近的一次演講中提到。

即便如此,阿里淘咖啡、京東「無界零售」已經加入,無人零售會面臨新一輪競爭,市場可能重新被瓜分。

 

百貨新零售代表:銀泰

從2014年阿里對銀泰首次投資,到今年1月阿里私有化銀泰商業的3年間,阿里對銀泰百貨的新零售改造可以說是百貨商業新零售的案例代表。

與阿里從其他實體零售挖掘線下客流相反,阿里在2015年為銀泰推出了逛街神器「喵街」,想把線上流量導入已經缺乏流量的銀泰百貨和購物中心,這一模式直到今年雙方會員打通之後,才逐步跑通。

用銀泰商業CEO陳曉東的話說,銀泰從阿里獲取了互聯網思維和大數據,這讓阿里系統生態圈中的消費者有機會接觸到銀泰的商品和服務,讓銀泰更具有阿里基因,實現「人、貨、場」更高效率的提升。「今年銀泰完全擁抱了互聯網,與阿里體系也完全融合後,雙11這天成為了我們這樣一個實體零售門店全年單日營業額最高的一天。」

最新的消息是,12月13日晚間,南京中央商場宣佈與阿里巴巴旗下子公司浙江銀泰投資有限公司合資成立「新零售發展公司」,託管中央商場所有百貨門店,看來,阿里之於銀泰的管理方式要「複製粘貼」到中央商場了。

 

順豐「豐e足食」

在無人貨架的新玩家中,唯一的物流公司值得關注——順豐。

「豐e足食」是順豐在新零售板塊的獨立孵化項目,希望搶佔「無人貨架」這一高頻的線下流量入口,實現線上導流,最終盤活順豐的各項商業資源。自11月20日啟步於深圳豐的e足食,下一步要將業務擴展至廣州、北京、上海、成都等13個一二線城市。

實際上,擁有物流優勢的順豐一直在探索電商零售業務方面的可能,雖然此前嘗試的順豐優選和嘿客運作得都不算成功,但它沒有停滯不前。

對順豐而言,無人貨架可能是更正確的選擇。2016年順豐年報顯示,其業務覆蓋到了中國的331個地級市、2620個縣區級城市,有近1.3萬個自營網點。而目前無人貨架更多佈局在一二線城市的寫字樓和商業中心,順豐已有網絡系統幾乎可以全覆蓋,在同城配送效率上同樣具備優勢。

對順豐而言,更重要的可能是商業入口和背後的數據,畢竟,寫字樓人群的購買數據、消費特色不能僅靠快件投遞獲取,有了自己的無人貨架系統,快遞員可能在送件時順便補貨並獲取數據,隨後反饋給已有供應鏈系統和物流支撐的順豐,未來發展的想像空間巨大。

但無人貨架行業本身存在高貨損、高補貼等影響盈利的因素,順豐是否能攻克難題還有待時間考驗。

來源/界面新聞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WHAT WE FOCUS

《瘋時尚資訊》是一家專注報導時尚品牌、旅行、藝文、飲食和生活方式等商業領域與科技動態的全新網路媒體。

We deliver cutting-edge global fashion and lifestyle news and track startup fashion business to inspire the customer experience of fashion industry.

關於我們

掌握最新時尚新聞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