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保風吹向香水界 可持續香水為何難大規模發展?

繼H&M等快時尚品牌及美妝品牌紛紛推出環保系列後,這股追求可持續發展的風潮又刮進了香水界。據時尚行業類媒體Glossy報導,如今時尚品牌們正看好推出可持續香水的市場前景。

所謂可持續香水究竟是什麼樣的產品?按理說,香水沒有服裝類產品產生的回收問題,因此,它的環保過程大多集中在生產階段,而可持續香水指的便是那些對生產過程經過認證、且使用環保材料的產品——和H&M使用柑橘皮製作衣服的道理相近,它主要強調的是是對供應鏈和原料進行把控。

由於是個新興概念,目前明確自己推出可持續香水目標的商家還不多。瑞士珠寶商Chopard最近看到了這個趨勢,它宣佈了自己想要生產環保香水的計畫,該系列的產品將主打無性別香型,原料全部由可持續配料組成。在此之前,Chopard把這個想法提議給環保組織Eco-Age的創始人Livia Firth,並得到了後者的支持。

從去年開始,Louis Vuitton和Gucci等品牌先後推出新款香水產品,然而,這些奢侈品大牌並沒有跟隨所謂環保香水的趨勢,它們更重視的是產品線的完整度,並未提及香水原料和供應鏈的環節。

相比傳統時尚大牌,獨立香水品牌和香水界的新軍們則對表現出了更大的興趣。

論其因,由於獨立、新興香水品牌往往沒有厚重的歷史背書,所以導致它們想要搶奪市場必須獨闢蹊徑。此前,創投香水品牌Phlur就試圖在電商上有所突破,為了打破購買香水前必須要試聞的壁壘,它為每款產品都拍攝了視覺效果極強的宣傳照,另外還配上相應的音樂,用以來營造其香氛產品可能帶來的氛圍以及使用感受。

Phlur的CEO兼創始人Eric Korman認為,香水行業在發展和原料採購上缺乏嚴格的標準,這導致行業和外界有點失聯。即使香水行業本來就高度依靠天然植物的提純,但食品藥監局並沒有要求要原料透明化。

因此,公開原料的做法絕對算不上是行業新嘗試,但的確是一個行業新概念。香水品牌發展至今,也衍生出一些植物學派生品類,它們往往是堅決抵抗合成香型的——比如天然香水品牌Rich Hippie的創始人Nannette Pallrand就曾說她開創公司的初衷,就是提供不損害人們健康的全線天然產品,並試圖推進全面禁止化學合成香水的意識。

 

澳大利亞環保香水品牌One Seed
Chopard

從行業角度來叫,近年來發展起來的有機農場為可持續香水提供了機遇。因為符合可持續標準的植物大多是有機的,它們在生長階段就未接受過農藥等化學藥品的污染,用水也更加清潔。

估計在很長一段時間,環保都還將是熱門話題,而隨之而來的討論、爭議也不會休止,但結果是導致可持續香水的市場在短時間內難以擴大規模

和服裝一樣,可持續香水並不意味著能做到全程100%的無污染。反對聲音指出,在實驗室裡合成的香味完全也可以做到不傷害人的皮膚,還避免了過渡開採環境,不然,這個新興的產業會進一步打破全球動植物生態的平衡。

早在1973年,美國就立法,禁止使用龍誕香這種瀕危植物。要知道,龍涎香是風行於歐洲香水製造的芳香劑,已經有上百年的使用歷史。

但是後來替代龍涎香的龍涎香醚(Ambrox)卻耗費了更多的能源。德克薩斯A&M大學的化工教授Mahmoud El-Halwagi就曾說過,「這其中的主要問題在於,製造龍涎香醚需要非常苛刻的條件,高溫、高壓,還要考慮成本和環境。」

然而,技術的進步正在減少這種消耗。2015年,研究人員又發現,只需要透過簡單的步驟,就可以用墨西哥的拳參花(Snakeweed)製成龍涎香醚,但種植該種植物會增加墨西哥當地的農業用水。

以上種種困難,在現階段或許只能讓可持續香水維持概念型的小眾產品,除了獨立品牌,COMME des GARÇONS這樣特立獨行的時裝品牌亦選擇了跟隨這股風潮。另外,Goop也已經推出了自然原料的香水,但作用更多是宣傳自己公開供應鏈的決心。

而對於主推香水的品牌來說,擺在眼前的挑戰更大。曾在Ralph Lauren領導過電商業務的Korman認識到了這條路的艱辛,因為除了產品監督環節的缺失,消費者購買環保香水的意識也還沒有培養起來。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

WHAT WE FOCUS

《瘋時尚資訊》是一家專注報導時尚品牌、旅行、藝文、飲食和生活方式等商業領域與科技動態的全新網路媒體。

We deliver cutting-edge global fashion and lifestyle news and track startup fashion business to inspire the customer experience of fashion industry.

關於我們

掌握最新時尚新聞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